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单竞缇闺蜜,真的谢谢你那么好的伺候了我老公......-毒舌来袭

发布时间: 2019-03-15 浏览: 1

单竞缇闺蜜,真的谢谢你那么好的伺候了我老公......-毒舌来袭

单竞缇
第一章 订婚闹剧
六月六号是个极好的日子,晴朗的天空澄澈无云,阳光普照大地倾泻着暖洋洋的滋味,温润的风拂过每个人的面庞,将他们的喜悦吹散到每一个角落。
对于A市来说,今天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热闹日子,因为本市大佬家族之一的方家二少爷方俊辰在天泉酒店举办订婚喜宴,市里边有头有脸的人物都齐聚一堂,期待着这场婚宴的开始。
尤雪儿睁开眼看见了化妆镜里的自己,都说天底下的新娘都是最美的,精心打扮过得她的确也好看得不像话。
小巧的一张瓜子脸上粉黛略施,一双大眼清澈如一汪清泉,挺直的鼻梁和饱满的红唇都恰到好处。
她不是那种倾城的美,却让人觉得很舒服,很纯净。
这时外面传来了方俊辰来催促的声音,打断了尤雪儿的思绪。
方俊辰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他的确也如A市传言的那样,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尤其今日的他一双桃花眼带着迷人的笑容,任谁也不能否认他的魅力,连尤雪儿也不行。
尤雪儿挽着方俊辰踩着红地毯,踏着雷鸣般的掌声走到了明亮的舞台之上。
尤雪儿站在方俊辰身边温柔地笑着,在底下的人看来,二人绝对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台下人的喜悦并没有真正感染到尤雪儿,下面的人她一个都不认识。
因为按照方家的说法,她的亲人朋友是没有资格来参加这场婚宴的。
“今天呢,是我跟小雪订婚的好日子……”
“俊辰……”
方俊辰的话没有说完,却从红毯另一头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声音的主人是个和她声音一般娇柔的女子。
一张美丽的小脸上此时挂满了泪珠,水汪汪的大眼里含着雾气,却难以掩盖眼底的哀怨与悲伤,素白连衣裙下包裹着的娇小的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着,更加的惹人怜惜。
这一幕让在场的宾客都吓了一跳,原本喜悦的脸上现在换上了诧异的表情。
而方俊辰原本的笑容也消失不见,脸上却也不是惊讶,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仔细看还能瞧出一抹愧疚和心疼。
尤雪儿不认识这个女人,但从方俊辰的表情里可以看出来,他很在乎这个女人。
尤雪儿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心情,应该换个什么表情,或者说应该说什么,只好依旧大方地微笑着。
她知道方俊辰花心,但没有想到她的情敌会这么快的到来,更没有想到会是在这样一个场合。
“小柔,我不是叫你在美国等我吗?”方俊辰最终还是从舞台上走了下去,将那个泣不成声的娇小女子揽在了怀里。
独留在舞台上的尤雪儿这下再也无法保持微笑了,她不知道应该走还是应该留下,她此时只感觉无比的尴尬。
而且方俊辰叫的小柔,让她想起之前方夫人提过的一个名字——温柔。
温柔是方俊辰的爱人,那她是什么?
方俊辰还要娶她做什么?
即便他根本不爱她,那也不该给她这样的“惊喜”吧?
尤雪儿咬着牙,这个时候她一定不能失态。
“温小姐,如果你是来参加我的订婚宴,我和俊辰都会非常欢迎。”
尤雪儿将订婚宴三个字咬得格外重,即便订婚不是她自愿的,但她也绝不容许有人这样的羞辱她!
温柔并没有回应这句话,只是从方俊辰的怀里抬起头来,怯怯的哽咽着说了一句:“俊辰,我怀孕了。”
温柔的声音不大,咬字却清晰,足以让全场的人听的清清楚楚。
全场霎时间鸦雀无声,尤雪儿双腿莫名有些发软。
“温小姐!今天这是我和俊辰订婚的日子,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行!”
尤雪儿已经是难以克制自己的情绪了,怀孕二字几乎让她站不稳,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难堪!
她的订婚宴,未婚夫拥着别的女人,还昭告全世界他们已经有了孩子!
“俊辰,我…….”
温柔并没有将尤雪儿的话放在心上,她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她知道只要抓住了方俊辰,那个女人就什么也不是。
“温柔!”尤雪儿再也不能忍受,她知道这个女人就是故意的,她浑身气的发抖,指着眼前抱在一起的二人,对一旁的保安厉声道:“请温小姐出去!现在!立刻!”
“够了!”
方俊辰听到这句话终于是松开了温柔,但却是转过身来朝着尤雪儿怒吼。
“你以为你是谁?”
方俊辰轻蔑的语气让尤雪儿瞬间脸色煞白,她从来没有想过方俊辰会这样对她,在他们订婚的日子里当着所有宾客这样地维护另外一个女人。
“你不过是我方家花一百万买来的女人,在我面前耍什么威风?你能有多清高?不就是要钱吗?本少爷给你!”
方俊辰一边说着,一边向尤雪儿走近,在话落音之际,将口袋里一叠钞票重重地砸在了尤雪儿脸上。
尤雪儿被砸得跌坐在红色纸张里,钞票的棱角划得尤雪儿的脸生疼,却怎么也比不上方俊辰那句话带给她的疼,他真的是太狠了,一点颜面都没有留给她。
除了屈辱,尤雪儿现在什么也感受不到,泪水几乎是要夺眶而出,但尤雪儿忍住了。
她现在只想逃离这一切,原本这一切就像一场梦境,而现在已经是一场彻彻底底的噩梦了。
还没有等尤雪儿决定,身体已经跟随想法做出了选择,她提着洁白的婚纱,踩着十寸的水晶高跟鞋,一步一步地向红毯上的方俊辰和温柔走去。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他们不知道尤雪儿会有什么样的动作,会把温柔赶出去吗?还是会打她骂她?
但却在众人的注视下,尤雪儿从他们的身边绕了过去,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这是尤雪儿留给自己最后的尊严了,这个时候她真的不想再管爸爸欠的一百万,不想妈妈那逼着她嫁了的话语,不想今天的订婚宴,什么也不想,就想离开这里。
拖着沉重的步子从宴厅逃回化妆间,瘫软在靠椅上,尤雪儿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
一场原本不该有的订婚,真的就以一种这样的方式结束了。
安静的化妆间任尤雪儿无声的哭泣,空气里弥漫着哀伤的气息。
而这种哀伤的安静却被手机的短信声打破了,亮起来的屏幕上赫然显示着一句话。
“女人,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第二章 想回家
从酒店换了衣服走出来,尤雪儿真的不知道该去哪。
看着手机上那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发来的短信,搜索着记忆里的人物,尤雪儿真想不出是谁发的。
没准发错人了呢?想这些还不如好好想想以后怎么办。
想起早上刚将行李搬进了他们的“新房”,尤雪儿落寞的神情有些难以掩饰。
打了个车,回到万豪小区取行李。这是尤雪儿第二次走进这个房子,之前她问自己这是不是就是以后自己生活的地方。
但讽刺的是,现在她该告诉自己,噩梦醒了,她可以离开这里了。
眼泪不受控制地滴落,订婚宴上所受的屈辱一幕一幕浮现,她在方俊辰的眼里就如同一只蝼蚁可以随意践踏。
尤雪儿从房间取了还没有打开行李,把钥匙丢在茶几上,就仓皇而逃。
这房子里的婚纱照,红色的被褥,无一不像根针一样扎在她的心上。
但她的确就是用钱买来的,她没有资格说不字。
从小区离开,尤雪儿拎着行李站在马路上,看着车来车往,眼泪依旧倾泻而出,妆容早已经花得不成样子。
她好想回家。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尤雪儿回到了自己生活的地方。
以前他们家虽然不算殷实,但一家三口生活得很幸福。可自从去年生意失败后,爸爸就开始一蹶不振,妈妈也变得越来越刻薄不懂情理。
终日的争吵让爸妈的感情越来越差,爸爸为了挽救家庭只好铤而走险,借了高利贷想重新起家,谁知道合伙人把所有钱都卷走了。
尤雪儿叹了口气,从拿出钥匙开了门。
看见她回来,还拖着个箱子,爸妈的笑脸明显僵在了脸上。
“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还带着行李?”妈妈王清还在试探性地问着,丝毫没有关心她脸上的泪痕。
明明早上送她走的时候是把她的衣物都带走了的。
尤雪儿艰难地扯出一丝微笑:“妈,订婚取消了。”
“什么?!为什么取消了?你是不是惹方家生气了?还是你做什么事了?不是跟你说了要忍着?你怎么…”
“妈!”尤雪儿看到妈妈气急败坏的样子,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她的妈妈以前是多么的温柔。
“小雪,你也是太不懂事了…”
爸爸尤振山小心地瞄了女儿一眼,说得有点没底气。但他不想坐牢啊,方家说了只有女儿嫁过去了才会给钱,现在怎么办?
“你快去跟方家说说,道个歉,你不是还说方俊辰是你前男友吗?你快去和他好好谈谈。”王清有些激动,推着尤雪儿往屋外走。
尤雪儿被推得踉跄了一下,皱着眉拂开妈妈的手,坚决地说道:“妈,我是不会去道歉的。”
对于方俊辰,她的初恋男友,尤雪儿现在只觉得厌恶。五年前,她喜欢他的时候,他和自己的闺蜜鬼混在一起。五年后他爱着别的女人,却要和她结婚,还在订婚宴上那样地羞辱自己。
尤雪儿只觉得自己白活了二十五年,看上了这么一个人渣。
“你怎么回事?你想让你爸坐牢是不是?你想看你妈自杀是不是?”
说着便拿起了茶几上的水果刀往脖子上架,狰狞的表情触目惊心。
“这样你满意了?你爸妈都死了你就高兴了?”
妈妈的举动让尤雪儿也吓得脸色一白,挥着手,赶忙解释道:“妈,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激动。”
王清看女儿有所退让,把架在脖子上的刀松了下。
看着妈妈听后情绪有所好转,尤雪儿才接着说道:“妈,是方俊辰让我滚,他女人怀孕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尤雪儿委屈极了。眼泪几乎忍不住又要掉下来。
“你不会也说你怀孕了吗?你是正室,她是小三,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女儿。”
看自杀相逼没用了,王清说着把手上的刀一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尤雪儿。
听到这句话,尤雪儿是震惊的,她从来没有想过妈妈会说出这样的话。
“怎么可能!我跟方俊辰什么都没有。”
“什么?我不是让你早点找机会爬上他的床,早点怀上孩子?你真是气死我了。”
王清被尤雪儿气得怒不可遏,手直接掐了上来,丝毫没有疼惜女儿的意思。
“妈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尤雪儿努力抑制的泪水终是如决堤大浪,狂涌而下。她是多么地想爸妈能给自己一点安慰,她已经足够难堪了。
“你妈说的也有道理。”
很久没有说话的尤振山也责怪地看着尤雪儿,方家本来就是他们家的救命稻草,他早也跟女儿说要牢牢抓住,没想到还是变成了这样。
“小雪,这事还有回旋的机会吗?”
尤振山带着期待地问着,如果方家真的不要他的女儿了,他可怎么办啊!
“你最好是现在就回去,那个女人算什么东西,你才是方家认定的儿媳妇,不管怎么样,你都绝对不能让方家把婚退了,赶紧给我去!”
王清干脆脸一横,直截了当地告诉尤雪儿,他们可是不想丢了方家这门亲家。
“够了!”
尤雪儿再也听不下去了,她原本以为爸妈会有一丁点地疼惜,可现在却都逼着她回到方家,回到那个让她受尽屈辱的人身边。
她忍不了,也不想忍了。
“这卡里还有一万块钱,你们拿去用吧。你的一百万我会想办法,我绝对不会再去方家!”
尤雪儿把一张银行卡放在茶几上,这是她工作三年来的所有积蓄,她已经做决定了,她也是有自尊的。
说完尤雪儿就拉着行李箱往外走。
王清和尤振山两人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日里温柔孝顺的女儿今天态度会如此坚决,愣了一会才反映过来去拉正在离开的女儿。
“小雪啊,你不能走,你走了爸妈怎么办?小雪,你不能这样没良心啊,爸妈养了你二十多年,你不能就这样走了啊。”
看见女儿真的要走,王清几近崩溃,她真的受够了那些人天天催债的日子,这个家早已经支离破碎了,女儿一走,只怕他们都完了。
“爸妈,你们保重。”
尤雪儿看了一眼爸妈,还是推开了他们的手,拖着自己最后的尊严离开了自己的家。
关门那一瞬间,尤雪儿是真的心寒了,也真的绝望了。
曾经她也可以像很多人一样,难过了,伤心了,就回家。妈妈那个时候还很温柔,会哄着她,笑着安慰她,给她做好吃的。
尤雪儿很怀念那个时候的生活,怀念那个时候的爸爸妈妈。
为什么一切都变了,尤雪儿问着自己,她觉得自己此时从头顶凉到了脚趾头。
尤雪儿,又一次无处可去了。

TAGS: